顾南衣

编辑:姑娘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3 22:11:49
编辑 锁定
顾南衣,天下归元作品《凰权[1]  男二号,深爱凤知微
天水之青,顾我南衣。
中文名
顾南衣
其他名称
顾少爷
登场作品
凰权
喜    欢
凤知微
情    敌
宁弈,晋思羽,赫连铮
父    亲
顾衍
伯    父
顾衡
好    友
宗宸
养    女
顾知晓
衣    着
天水之青

顾南衣角色设定

编辑
外貌:喜着天水之青柔软长袍,常年戴斗笠面纱遮面,只露过一双眼睛,绝艳倾城,令人眩晕。
癖好:吃饭时每碗肉必须得八块,平时总是盯着眼前的一尺三寸地,话语短少,不和人对视,拒绝和除凤知微之外的任何人有肢体接触,反应慢而冷漠,不辨所有道路,却拥有超凡卓绝的记忆力,极爱吃胡桃,一次只吃八个,一生只在意一个人:凤知微
身份:前代血浮屠第一高手顾衍之子,当代血浮屠宗主,沿承血浮屠使命守护凤知微
喜欢的人凤知微
养女:顾知晓
情敌宁弈赫连铮,晋思羽
顾南衣
顾南衣 (2张)
粉丝名:胡桃小呆

顾南衣关于作者

编辑
作者:天下归元
昵称:桂圆
性别:女
生日:2月10日星座:水瓶座
现居:江苏镇江
作品:《燕倾天下》(完结)、《帝凰》(已出版)、《扶摇皇后》(已出版)、《凰权》(已出版)、《千金笑》(已出版)。

顾南衣人物相关

编辑

顾南衣角色独白

以往的那些年,再多人在,却走不进我的世界,那孤寂而空白的天地,永远染不上人世间喧嚣烟光五色斑斓。
大抵,我和这世人,是有些不一样的。
大抵,这世上,也只会有一个人,能如此信我放心我,不将我当作异类疏远或丢开,不因为我的特别只一味保护,而是用自己全部的耐心,来打开我的心。教我一步步退出雾气走向清晰,一步步退出自己的坚执走向世上唯一能温暖自己的她,因为她,我学会了吃三块肉,也学会了强迫自己对仇人鞠躬。
这一生欢喜、幸福、在意、温暖……这一生苦痛、失落、恐惧、担忧……人间烟火红尘翻覆,是你给我。
没有凤知微,顾南衣是谁?
微。
你予我此生全部,我还你一世成全。[2] 

顾南衣有爱片段

  1. 凤知微扯扯嘴角,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少爷您这是吃还是不吃啊?少爷您这是在吃面还是在卖脸啊?
      随即便听见顾南衣喃喃数:“一、二、三……七!”
      什么七?
      “砰!”
      心底一个问号还没解答,砰一声顾南衣重重放下碗,汤汁四溅,凤知微唰的一让,四面偷窥客齐齐一跳。
      “七块!”
      七块……什么七块?凤知微看他一直低头看碗,似乎是在数碗里的肉?她探头过去一数,果然是七块肉。
      但是,那又有什么不对?
      瞧他那苦大仇深的姿态,难道他碗里是七块人肉?
      凤知微夹起自己碗里油光铮亮的红烧肉,对着日光仔细端详……也看不出来啊,据说人肉比较酸的……
      “八块。”
      那人险些掼了碗之后,终于又说了两个字,凤知微愕然半晌,想到一个荒唐的想法,试探着问:“你是……要八块肉?”
      顾南衣目不斜视,对着面碗严肃点头。
      凤知微垂泪——少爷您嫌肉少您就直说啊,只要您别再折磨我,别说八块,九块我也没意见啊……看看碗里还剩几块?全让给他!
      她殷勤的赶紧从自己碗里拨肉过去,讨好的想全给,不想刚刚拨下一块,顾南衣筷子一拦,她的筷子就再也放不下去。
      然后他道:“八块。”
      好吧,八块……
      凤知微一抬手,将他纱笠拉下来,低声道:“求求你不要脸,我还想好好吃饭。”
      在众人狼般的目光中吃饭实在太有压迫了!
      顾少爷终于满意的吃他的八块肉了,凤知微却有些食不下咽了,发愁自己干的蠢事什么时候才到头呢?[1] 
  2. “吱呀”一声门响,里间的门突然被打开,顾南衣还是那身严严实实打扮,抱着个枕头飘出来,凤知微瞠目结舌看着他,不得不承认虽然大男人抱个枕头到处跑是件非常可怕的事,但奇怪的是这人这姿态看起来居然还不难看。
      甚至……有那么点点诱惑……
      从他紧紧攥住枕头的雪白手指,从他微微俯下脸靠着布面枕头的闲适姿态,从他半掀起的纱笠里,雪色肌肤上唇线柔软,一色微红。
      那种最纯净最直白,仿佛来自于人心深处最简单最原始的那些美好,因极致清澈而魅惑天生。
      凤知微突然便不合时宜的想起一句词。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正沉浸在诗的美好意境中,突见那人蹬蹬蹬抱了枕头走过来,直奔她床前,一把掀开被子——
      睡了进去。
      凤知微坐在床上。
      她只穿着单衣,在初春的寒气中瑟瑟看着钻了她被窝的男人。
      那男人坦然睡在她刚焐热的被窝里,睡下了居然还不脱纱笠。
      凤知微不是不想尖叫,但是尖叫也不能让这男人从她被窝里出来,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她——非常时刻,慌乱于事无补。
      于是她很平静的拉拉被子,近乎温柔的拍拍对方的肩,和颜悦色道:“顾大侠,你睡错床了。”
      顾大侠头似乎动了动,凤知微正在窃喜他听进去了,便听见咚的一声,随即天旋地转,臀部裂开般的痛。
      ……她被顾南衣一脚踢到地下去了。
      随即听见床上坦然高卧的顾南衣,干巴巴的道:“我一个人睡。”
      凤知微温柔的道:“好好,你一个人睡。”
      识时务者为俊杰,谁拳头大,谁睡单间,她不闹,要闹也不是这样闹。
      然后她另抱起一条被子准备去睡里间,
      刚走两步,床上那人翻了个身,道:“你在这里。”
      凤知微一个踉跄,差点没给被子缠跌,猛回头不可置信的问:“我在这里?”
      那人躺着,微微呼吸拂动面纱,起伏温柔,轮廓美好,看在此刻凤知微眼底,却觉得跟快要诈尸的僵尸似的。
      “对。”
      言简意赅,斩钉截铁。随即手一抬,一团白花花东西飞过来,正正落在凤知微脚下。
    她的枕头。[1] 
  3. 凤知微哪里来得及解释——昨天隔了三个院子有一只野狗乱叫吵着了顾少爷,少爷也是这个样子,魂似的飘了出去,回来时衣袖上沾着狗毛。
      都是她不好,喝了几口酒就忘记了顾少爷不喜欢吵嚷。
      有了酒意的淳于猛还抱着树傻笑不肯走,丝毫没有感觉到顾玉雕不动声色的杀气,凤知微眼看不好,赶紧扑过去,试图挡在淳于猛面前,她这么一急,体内热流突然一涌,随即觉得身子一轻,呼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砰。”
      似柔软似坚硬的触感。
      似馥郁似清淡的气息。
      ……突然爆发超常大力的凤知微,扑过了头,撞进了顾南衣怀里……
      凤知微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她对体内那股不受控制的热流完全没有概念,只觉得似乎突然窜出去很远撞上了什么,然后便是金星四射天花乱坠。
      脸下柔软轻薄,舒服熨帖,触感十分熟悉。
      凤知微心知不好,不好的不是她误入男人怀,而是顾少爷也讨厌近距离碰触,下一刻她一定会被顾少爷扔上屋顶。
      忽听见身后淳于猛倒抽气的声音,然后她便被推开,眼角惊鸿一瞥看见地上一个纱笠。
      她撞掉了顾南衣的纱笠?
      心中一个模糊的念头突然闪过,她立即抬头去看顾南衣的脸,然而还是慢了一步,顾南衣手一招,地上纱笠再次飞到他头上,隐约白纱飞舞间,他似乎伸出手指,沾了沾唇角,随即微微偏头,将手指在唇边轻轻一吮。
      隔着纱幕,隐约见那神情,带点天真带点好奇带点迷惘和探索,以一种不关风月却狎昵天生的姿态,品尝这一生所未知的滋味。
      隐约有淡淡的酒气散发出来。
      凤知微愕然看着他平静而自然品尝唇边酒液的姿态,童子般纯真清澈而气韵甜蜜。
      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和淳于猛在喝酒,一口酒喝到一半奔了出去,然后撞上了顾南衣撞掉了他的纱笠,然后唇边酒液也许也……沾上了他唇?
      然后他……舔掉了那点酒?
      凤知微的脸,唰的红了。[1] 
  4. 御林军和长缨卫都赶了过来,刀出鞘箭在弦,齐齐对准了顾南衣。
      顾南衣看也不看,拍开太子的手,抓走凤知微,漠然道:“我的。”
    “……”
      凤知微心中只想号啕大哭——顾少爷你是在保护我还是为难我啊,你早不出现迟不出现为什么偏偏在尘埃落定时才冒出来啊……
      还有,什么叫“我的”?
      凤知微认为,顾少爷这句话一定又是省略式,中间应该加上几个字,诸如“我保护的”“我跟随的”,或者就像那册子主人经常说的“我罩的”之类的,才对。
      这样子说,会误会的!
      宁弈自从顾南衣出现,那脸色便十分精彩——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那混账女人,就是和这人一起失踪的!
      那次那混账女人和这人一起伤了他,这次这混账女人和这人一起坏他事。
      难怪一直觉得这小子感觉熟悉,原来是她,是她——
      盛怒之下,宁弈神情比平日更静,呼吸比平日更缓,微微斜挑的长眉下黑玉般的眸子,看顾南衣的眼神像在雪地里埋了千年的针。
      这针从看见顾南衣出现就破肤而出,直至那句直接而又强大的“我的”,而磨砺至最尖锐。
      凤知微突然打了个寒噤,觉得这四周怎么一眨眼就冷了这么多呢?
      再一抬眼看见宁弈脸色——美貌风流的楚王殿下,他人前散漫自如,她面前深沉冷凝,但是从来就没看见过这样的神情,仿佛随时都能挤出无数冰珠子,劈头盖脸就对她砸下来。
      算了……她和他八字不对,他爱怎么生气就怎么生气,当务之急,还是救顾南衣吧。[1] 
南衣 南衣

顾南衣角色语录

  1. “……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既然如此,我还要这破茧脱壳人生何用?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2] 
  2. ‘’吹着笛,找着树,寻到你。”[2] 
  3. 顾南衣定定的看着她,突然道:“我若有一日为谁哭,必永不再笑。”[2] 
  4. “南衣,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路不好走,是根本没有路。”
    “没有路,给你劈开。拿命。”[2] 
  5. “南衣,记住,任何时候,为我珍重你自己。”
    “不,没有凤知微,顾南衣是谁?”——凤知微&顾南衣[2] 
  6. 顾南衣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话,定定的瞧着她,突然伸出双手,道:“知微,奖赏……”
    凤知微心中一跳,一瞬间已经预见了他会要什么,下意识就想岔开话题。
    顾南衣已经说了出来。
    “我只想要你……”他伸出的手揽向天地,天地里只有一个她,“幸福。”[2] 
  7. “你的是我的,我的是她的,你的是她的”[2] 
  8. “哦,”顾少爷想了会,拍了拍自己心口,慢吞吞道,“你快死的时候,这里很难过,谢谢你让我懂得了,什么叫难过。[2] 
  9. “顾南衣为了她,可以不是顾南衣。”他平平静静的道,“宁弈,可以不是宁弈吗?”[2] 
  10. 别了,我爱。 天涯很远,从此你在我心里。[2] 

顾南衣主要剧情

编辑

顾南衣《凰权》简介

【偶尔恶搞】 :
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
他势必要踹倒她,她一定会践踏他。
他不想娶了她,她绝对不要他。
……如果有一天洞房了,那一定要她在上,压着他。
【其实这是正剧】:
皇权更替,如浪淘沙。
此处有倍受倾轧却雄心深潜的他。
彼处有身世成谜却暗藏祸心的她。
夺了谁的国,成了谁的家?
谁在皇权之上设了黄泉,拖了彼此一同颠覆天下?
谁在九重宫阙两两凝望,听兵戟暗哑,绽相思如花。
谁含笑饮鸩,换了心口一点朱砂。
这一场乱世倾灭的繁华,他不肯退场,她还没唱罢。
呀呀……到底是她乱红尘,还是红尘乱她?
【据说还要有小剧场】:
“贱妾敬献此杯,祝贺王爷家族三百七十二人,今日同赴黄泉醉生梦死。”她十指纤纤,擎金樽一盏,笑得温软。
“多谢。”他接鸩酒,斜挑眉,看她的神情脉脉含情,“不过,很抱歉现在才通知你,黄泉之路,你得和本王共赴……我的新王妃。”
=======
“那一年古寺听夜雨,残灯淡雾间有人一首箫音《江山梦》,梦中江山,江山如梦……这一番乱哄哄你争我杀,到头来换了什么?不过是半樽薄酒,一身落拓,数曲残琴,满鬓风霜,倒不如就此收手,我的位换了你的国,将这凰图霸业,两族恩怨,丢给别人操心去。”
“我的余生,只想操心你。”
=======
“我要你走出困你的牢笼,我要你看见这世界不仅仅就是你眼前那一尺三寸地,我要你不要总做着套中人每碗肉必须得八块,我要你学会用目光正视我,我要你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懂得,爱。”
“……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
“既然如此,我还要这破茧脱壳人生何用?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
【以上神马都是浮云,具体剧情在这里】:
就是一个关于复国和夺位过程中处于敌对的男女们踩倒与反踩倒离间与反离间挑拨与反挑拨动情与抗拒动情说起来很简单看起来似乎有点纠结的故事。[1] 

顾南衣有关书评

编辑
  1. 南衣,曾有个你,爱我如斯
    作者:南顾
    顾南衣这个名字是在某个讨论心水男配的帖子里偶然看到的,顺手百度一下,发现是桂圆的书,由此看了凰权。桂圆的文之前看过扶摇皇后。说实话凰权扶摇皇后基调很像,为此我还特地温习了下扶摇皇后,然而相比扶摇皇后凰权显得更真实,更符合人物的设定。
    故事在进行着,强大而背景复杂的凤知微,强大而同样背景复杂的宁弈,还有那些宫闱秘辛,恩怨纠葛。
    吸引的我的内容从顾南衣出现开始,那个永远带着面纱只在乎眼前一尺三寸地,吃肉偏执地只吃八块,嗜爱核桃,不爱说话,武功天下第一的单纯呆萌的顾少爷,那些直接而真实的言语,一开始让我止不住的喷饭,随着之后他因知微而渐渐敞开心门,却让我不由的有了心疼有了心酸有了心慰,还有满满满满的温暖和感动。
    我因他和知微间的不经意的温暖而动容,因他们不得不分离的无奈而心酸,因他们在艰难时刻的相互安慰而感动,因顾小呆为了知微所改变的所付出的所牺牲的所忍受的而情绪浮动,每一次拥抱,每一个微笑,每一个故意的无意的亲吻,都是那样让人由衷的欣喜。
    就我而言,我一直把顾少爷当做最适合和知微相守的人的。凰权中爱知微的人不少,希望和她相守的人不少,爱她且想和她相守并且有能力和她相守的人亦不少,晋思羽,赫连铮甚至路之彦,最后,或者说一开始就只有宁弈和顾南衣是有可能飞人选。宁弈是火,和他在一起就注定要过得轰轰烈烈,永远站在权力的最巅峰俯瞰众生。顾南衣是水,温柔平稳,能给予知微安全感和舒适安逸的平淡生活。
    知微的前半生被迫充斥着各种阴谋血腥争斗复仇,太复杂太沉重太苦了,我更希望她能拥有一个安逸的下半生,或许种田纺纱笑看日升日落,或许泛舟垂钓并肩畅游江海,远离孤高的权力至高点,放下前半生的恩怨纠缠,真正的为自己而活。
    从二十一岁到三十三岁,顾南衣和凤知微,在这十二年里,相遇,相知,相助,相伴,即使最后的结局是南衣的放手,但至少,顾南衣这个人,这个名,还有那朦朦胧胧从不曾真正让知微看清楚的绝色容颜,都将永远的留在凤知微心里,还有那些年共同走过的的时光,那些记忆,即使强大决绝如宁弈,也无法抹去。
    知微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顾南衣,那个曾经只关注着眼前一尺三寸地的后来却学者感受身边事物的顾南衣,曾经把保护自己当做任务一般从不考虑自己感受后来却加了关心体贴的顾南衣,曾经固执的只吃八块却为了自己而接受敌人给的三块肉甚至规矩行礼的顾南衣,曾经用生命来守护她的顾南衣,为了自己而打破内心禁锢的顾南衣,吹着叶笛默默等待着找寻的顾南衣,始终保护在身侧三尺地触手可及的顾南衣,为了留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而不惜戴上玄铁枷锁从而留下病根的顾南衣,不记回报付出所有甚至生命也在所不惜的顾南衣,直至最后还曾许诺共死,决绝的跳下城楼的顾南衣。
    在凤知微剩下岁月里,也许在某个安静的夜里,或是再次踏上曾经经历过的土地的时候,那些彼时年少的记忆都会浮上心头,那个少女和那个少年的点点滴滴,然后低头微笑怀念着心中的影子。
    庆幸着,这一生,能遇到,
    这样一个男人,
    这样一个顾南衣,
    这样一个爱自己的男人,
    这样一个爱自己的顾南衣。[3] 
  2. 彼时,他还只是一个固守心房、言语呆滞的懵懂痴儿。
    彼时,她还只是一个挣扎求存、命途未卜的无依弱女。
      彼时,他们还未相识。
      那一日,少女盈盈的笑意轻叩他的心门,为他开启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从此,悲喜两无瑕。
      她玩笑般用一顿饭骗走了心思单纯的他,他伴她来到青溟学院。此后,是长达八年的相守。她进,他进;她退,他退;她战,他护;她转身,他等待。
      如此,八年。
      是什么样的情,让一个吃肉只吃八块、逢人不懂退让的玉雕男子,愿意为她打破多年来单纯平静的心境,愿意为她踏出固守的一尺三寸地,甚至愿意为她学会委曲求全,甘愿堕入凡尘,徒增悲喜难测,徒惹烦恼无边。
      是什么样的情,让一个心中晦涩如三尺枯木的前朝遗女,学会用疼痛而怜惜的目光去正视他人,尝试着心无芥蒂地相信一个人,然后放下心防,在他面前开怀地笑、放声恸哭。
      那日病房外,是谁用悲彻的箫声固执地把她呼唤?
      那日魏府中,是谁用怜惜的目光笨拙地将她守望?
      那日深宫里,是谁默默地转身,织就她无双霸业?
      那日大雪中,是谁决然地跃下,成全她淬血爱恋?
      才方识情爱,便已然失去。
      于是,只好一路南行,割舍心中诸般爱恨。
      从此,天涯海角,永不相逢。
      他和她,如同两条相交线,曾于一点交汇,因纠缠许久,而造成了相守一生的错觉,然而如今,终于两两相错,或许背道而驰。
      我知道,没有她相伴,那绝世容光也好,破茧人生也罢,与他,都不过是永生的伤疤,黯然掩起,无人抚慰。倒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
      我知道,你更愿意死在那一片皑皑白雪之中,哪怕是像赫连铮那样惨烈地死去,也胜过孑然一身地离开,在未知的角落里漠然相忘。
      所以,知微,若你愿意,
      请你务必,务必,一次又一次郑重地把他想起,
      想起他,这个为你已一无所有的男子,以及那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然后,再轻轻作别,告诉他,你很幸福。[4]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