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编辑:姑娘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20:54:32
编辑 锁定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创作的一首七律。此诗前半部分写初秋崇让宅的景象,是即景生情,融情入景;后半部分则是直接发抒感慨,表现出诗人的冷落、孤寂之感,宣泄出诗人仕途坎坷、壮怀未成的愤慨之情。全诗情景交融,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作品名称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创作年代
晚唐
作品出处
全唐诗
文学体裁
七言律诗
作    者
李商隐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作品原文

编辑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过回塘万竹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岂到白头长知尔,嵩阳松雪有心期[1]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注释译文

编辑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词句注释

⑴崇让宅:李商隐岳父王茂元在东都洛阳崇让坊的邸宅。
⑵微霰(xiàn):微细的雪粒。
⑶月:一作“风”。回塘:回曲的水池。唐温庭筠商山早行》诗:“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万竹:据《韦氏述征记》载,崇让坊多大竹。
⑷浮世:即浮生,指人间,人世。旧时认为人世间是浮沉聚散不定的,故称。唐许浑将赴京留赠僧院》诗:“空悲浮世云无定,多感流年水不还。”
⑸红蕖:红荷花。蕖,芙蕖。唐李白越中秋怀》诗:“一为沧波客,十见红蕖秋。”离披:零落分散的样子。《楚辞·九辩》:“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朱熹集注:“离披,分散貌。”
⑹悠扬:起伏不定;飘忽。《隶释·汉冀州从事张表碑》:“世虽短兮名悠长,位虽少兮功悠扬。”归梦:归乡之梦。南朝齐谢朓《和沉右率诸君饯谢文学》:“望望荆台下,归梦相思夕。”
⑺濩(huò)落:原谓廓落。引申谓沦落失意。唐韩愈《赠族侄》诗:“萧条资用尽,濩落门巷空。”
⑻白头:犹白发。形容年老。只尔:只是这样。
⑼嵩阳:嵩山之南。嵩山在河南登封,距离洛阳才百里。唐李白送杨山人归嵩山》诗:“我有万古宅,嵩阳玉女峰 。”松雪:象征隐士的气节和品格。心期:心神交往,两相期许。[1]  [2]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白话译文

秋露像细微的雪粒洒下前池,阵阵西风吹过回塘,万竹萧飒生悲。
瓢忽无定的人生啊,本来就多悲欢聚散;但那池上的红荷花,为什么也零落纷披?
我杳远难凭的归梦,只有孤灯才能见证;我空虚落寞的生涯,唯有清酒方可得知。
难道到了白头之年还是如此?我早与嵩山南面的松雪两心相期。[2]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创作背景

编辑
此诗当作于唐武宗会昌元年(841年)。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张采田玉溪生年谱会笺》均定为会昌元年七月作,大致可信。此时诗人仕途受挫,暂住岳父王茂元(时任忠武军节度使、陈许观察使)家,妻子仍在京城长安。[3]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作品鉴赏

编辑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文学赏析

亲朋会饮,本为乐事。但此诗所写,却不是冥饮之乐,而是由此引发的诗人的幽恨悲情。
此诗的前半写初秋崇让宅的景象。清池前横,修竹环绕,地方可谓清幽已极。但诗中用“风”、“露”点染,立刻使之带上浓重的悲切气氛。露凝如霰,说明露重天寒。下面接着再用风加重描写。诗人把主观的强烈感情赋予客观事物,所以见得风摇翠竹,飒飒作响,也像在悲泣一般。开头两句,是用环境的凄清,衬托诗人心境的凄楚。下面两句,则是借环境景物,抒发人生的感叹。“浮世”,此处谓世事不定、生命短暂。“聚散”虽兼含两义,重点是在“散”(别离)上。从诗的后半看,这里主要是对妻子而言,同时也兼指筵上之人,因为筵终席散,大家又当别去,它与下联的“灯”、“酒”,关合诗题“宴”字。诗人此前,先是给人作幕僚,以后在朝廷作小官,继而在县里为吏,后来又作幕僚,颠沛流离,东西奔波,常与妻子分离。第三句的感叹,正是诗人坎坷经历的沉痛总结。第四句上承首句的“风”,意谓:“人生固然常多分离,池中的红荷,为什么也被风吹得零落缤纷呢?”不用直叙而用反问,可以加强感叹痛惜的语气;对红荷的痛惜,正是对人生难得团聚的痛惜。这一联“浮世”对“红蕖”,“本来”对“何事”,对仗比较自由,何焯说它是“变体”,纪昀也说“三四对法活似江西派不经意诗”(《李义山诗集辑评》),可以说是李商隐对律诗的一个发展。
上面四句是即景生情,融情入景,下面四句则是直接发抒感慨。第五句上承第三句的“聚散”,写对妻子的深切思念。“悠扬”形容“归梦”的悠长。“归梦”又和“灯”联系起来,意味深长。梦自然使人联想到夜,夜又使人联想到灯。读这句诗,使人仿佛看到一盏孤灯伴着诗人朦胧入梦的景象,幽微的灯光,好像在向人诉说诗人梦中与妻子相会的情景,比起直叙梦中思念来,意境更美,更富诗意。第六句上承第三句的“浮世”,是说因为失意无聊,只好以酒浇愁。句中用一“知”字,使酒带上人情,似乎也在为诗人的坎坷遭遇痛惜不平。两句中“惟”和“独”,都起着一种强调、渲染的作用,表现出诗人的冷落、孤寂之感。失意之悲,别离之痛,郁结在诗人胸中,终于宣泄出来:“难道直到白头都只是这样下去吗?归隐嵩山之南的苍松白雪之中,才是我的夙愿啊!”中岳嵩山,是古代著名的学道隐居之地。“松雪”喻高洁的品性和节操。诗人于无可奈何之中想到归隐山林,这只是仕途坎坷、壮怀未成的幽愤而已。
“情深”(钱良择评语),是此诗的特色。诗人将“比”“兴”这两种手法揉合在一起,用环境景物,烘托渲染自己的思想感情。风露塘竹之悲,触动加深了人之悲切;红荷的离披,也象征着人的别离;客中苦酒,像在悲叹一样;寒夜孤灯,仿佛也在凄惋幽思;即使是嵩山的松雪,好像也在召唤着诗人归去,总之,没有一物不解人意,不含着深情。因情见景,情由景发,情景交融,融为一体,读之撼动人心。[3]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名家点评

赵臣瑗《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露下池,是记夜之深也,观“如霰”可知。风过塘,是记风之烈也,观“竹悲”字时知。竹有何悲?以我之悲心遇之,而如见其悲。华筵既收,嘉宾尽去,触景伤情,不胜惆怅……以上四句写一夕之事。下再总写平日。“归梦”曰“悠扬”,妙,恍恍惚惚,了无住著也。“生涯”曰“濩落”,妙,栖栖皇皇,一无成就也。“唯灯见”、“独酒知”,言更无一人,焉识我此中况味矣。七一顿、八一宕,目今况味虽只尔尔,抑嵩阳松雪,别有心期,其何敢长负岁寒之盟乎?
屈复《玉溪生诗意》:一二是日之景。三四睹红蕖之离披,感人生之聚散。五六宴时之情。结欲归隐也。
纪昀《玉溪生诗说》:三四格意可观、对法尤活。后半开平庸敷衍一派。
张采田《李义山诗辨正》:纪氏不喜此派诗,故以为“平衍滑调”,实则后幅宛转达情,正妙于顿挫者也。
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钱良择曰:情深于言,义山所独。[3]  [4]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作者简介

编辑
李商隐画像 李商隐画像
李商隐(约813—约858),唐代诗人。字义山,号玉溪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开成(唐文宗年号,836—840年)进士。曾任县尉、秘书郎和东川节度使判官等职。因受牛李党争影响,被人排挤,潦倒终身。所作咏史诗多托古以讽时政,无题诗很有名。擅长律绝,富于文采,构思精密,情致婉曲,具有独特风格。然有用典太多,意旨隐晦之病。与温庭筠合称“温李”,与杜牧并称“小李杜”。有《李义山诗集》。[5] 
参考资料
  • 1.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371
  • 2.    陈永正.李商隐诗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65-66
  • 3.    王思宇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212-1213
  • 4.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唐·李商隐)  .搜韵网[引用日期2015-01-11]
  • 5.    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408
词条标签:
韵文 李商隐 文学 文化 唐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