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峒氓

编辑:姑娘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3 17:10:12
编辑 锁定
《柳州峒氓》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诗作。此诗用朴素的语言,如实地描写出作者和柳州少数民族人民生活接近的情况。头二句写作者初到柳州时的感受;中间四句描写了柳州峒氓的贫苦生活和迷信风俗,富有浓厚的地方色彩;最后两句抒写作者心意,表示愿意入乡随俗。
作品名称
柳州峒氓
创作年代
中唐
作品出处
全唐诗
文学体裁
七言律诗
作    者
柳宗元

柳州峒氓作品原文

编辑
柳州峒氓
郡城南下接通津,异服殊音不可亲
青箬裹盐归峒客,绿荷包饭趁虚人
鹅毛御腊缝山罽,鸡骨占年拜水神
愁向公庭问重译,欲投章甫作文身[1] 

柳州峒氓注释译文

编辑

柳州峒氓词句注释

⑴峒:古代对广西、湖南、贵州一带的少数民族的泛称。氓(méng):民,百姓。
⑵郡城:郡治所在地。这里指柳州。唐李德裕登崖州城作》诗:“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
⑶异服:不合礼制的服饰;奇异的服装。《礼记·王制》:“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疑众,杀。”郑玄注:“异服,若聚鷸冠、琼弁也。”殊音:异音。特殊的乐音或声音。《后汉书·西南夷传论》:“夷歌巴舞殊音异节之技,列倡于外门。”
⑷青箬:箬竹的叶子。箬竹叶大质薄,常用以裹物。宋周密武林旧事·进茶》:“仲春上旬, 福建 漕司进第一纲蜡茶……护以黄罗软盝,藉以青箬。”
⑸趁虚:即“趁墟”。赶集。宋钱易南部新书》辛:“端州已南,三日一市,谓之趁虚。”
⑹御腊:就是御寒的意思。腊,腊月,即阴历十二月,是天气很冷的时候。山罽(jì):山民用毛制作的毡毯一类的织物。这里指用鹅毛缝制的被子。元倪瓒《次韵曹都水》:“萧闱馆里挑灯宿,山罽重敷六尺床。”
⑺鸡骨占年:鸡的骨头。古时或用以占卜。宋苏轼《雷州》诗之一:“呻吟殊未央,更把鸡骨灼。”水神:水域之神;司水之神。《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问占梦,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候。’”
⑻公庭:公堂,法庭。 唐王勃《梓州玄武县福会寺碑》:“怀道术于百龄,接风期于四海,依然梵宇欣象,教之将行莞尔公庭,惜牛刀之遂屈。”
⑼章甫:古代的一种礼帽。这里指代士大夫的服装。《礼记·儒行》:“丘少居 鲁 ,衣逢掖之衣;长居宋,冠章甫之冠。”文身:在身上刺画花纹。这是古代越地的一种习俗。[2]  [3] 

柳州峒氓白话译文

柳州城南连接着四通八达的渡口,峒人服饰不同言语不通无法亲近。
回家去的人拿青箬竹叶裹着盐巴,赶集来的人用绿色荷叶包着食品。
用鹅毛装填被褥抵御冬寒,以鸡骨占卜年景祭拜水神。
为判决案件要靠翻译发愁,真想脱掉官府当纹身峒人。[2] 

柳州峒氓创作背景

编辑
柳宗元被贬永州司马十年期间,心情一直很郁闷,经常纵情于山水以消忧,不大与人民接近。调任柳州刺史后,思想有所转变。他想到柳州尽管比永州更远离中原,地更偏僻,条件更差,但自己身为一州的长官,与过去在永州任司马闲职时已不同,有了政治实权,在这里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于是深入民间,了解人民的生活、风俗、习惯,关心他们的疾苦。《柳州峒氓》这首诗,就是写他在柳州跟峒氓生活接近的情况的。[4] 

柳州峒氓作品鉴赏

编辑

柳州峒氓文学赏析

此诗头二句写初到柳州时的感受。“郡城南下接通津,异服殊音不可亲。”这两句是总起,“不可亲”三字,深含感叹之情,很自然地开启下文。
中间四句接着写峒氓的生活、习俗。柳州峒氓,多住在山村,日常生活必需品尤其是盐,要到郡城集市去买,所以三、四两句接着描写他们赶集的情景:“青箬裹盐归峒客,绿荷包饭趁虚人。”这两句是用倒置法,说峒氓们赶集买盐往返甚是辛苦。第五句“鹅毛御腊缝山罽”,写峒氓御寒之物,说在天气寒冷的腊月里,峒氓们用鹅毛制成的被子来抵御寒冷。下句接着写峒氓的迷信风俗。“鸡骨占年拜水神”。“鸡骨占年”,是峒氓的迷信风俗,以为占卜可以知道年景的好坏。“拜水神”,即向水神礼拜。峒氓们用鸡骨去占卜,问水神祈祷一年的好收成。以上四句描写了柳州峒氓的贫苦生活和迷信风俗,富有浓厚的地方色彩。
最后两句抒写心意,表示愿意随俗。“愁向公庭问重译,欲投章甫作文身。”《庄子·逍遥游》里说:宋国人到越国去贩卖章甫这种礼帽,越国人断发文身,用不着这种礼帽。这里化用这个故事,表示愿意随俗。作者不乐意只在公庭上通过译员来和峒氓接触,而宁愿抛掉中原的士大夫服装,随峒氓的习俗,在身上也刺上花纹,学习他们的样子,与他们亲近。
这首诗用朴素的语言,如实地描写出诗人和柳州少数民族人民生活接近的情况。起初虽然感到“异服殊音不可亲”。最后却“欲投章甫作文身。”诗人自己本来不信神,而民间有迷信风俗,但他不肯疏远他们,而愿意和他们在一起,表现出了入乡随俗的思想。对一个封建社会中的地方官来讲,这是难能可贵的。正因为这样,他在柳州刺史任上,施政能够从人民的生活实际出发,为他们兴利除弊,做了不少有利于民的好事,如减轻赋税,引导人民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兴办学校,培养人才,特别是想方设法赎回许多被典质的贫苦人民的子女,使他们从奴隶的命运中解放出来,因此作者任柳州刺史虽仅四年便病逝了,却一直深为柳州人民感激和怀念不已。至今柳州还有纪念他的“柳侯祠”。[4] 

柳州峒氓名家点评

《唐诗鼓吹注解》:子厚见柳州人异俗乖,风土浅陋,故寓自伤之意。首言自郡城而之广南,皆通津也。其次言异眼已难与相亲矣。彼归峒者里盐,趁虚者包饭,鹅毛以御腊,鸡骨以古年,皆峒俗之陋者,不幸谪居此地,是以愁问重译,“欲投章甫”而作“文身”之氓耳。
义门读书记》:后四句言历岁逾时,渐安夷俗,窃衣食以全性命,顾终已不召,亦将老为峒氓,无复结绶弹冠之望也。
一瓢诗话》:山谷“荷叶裹盐同趁虚”,明明是柳子厚“青箬裹盐归峒客,绿荷包饭趁虚人”之句,未免饾饤之丑。王右丞“漠漠水田飞白鹭”,则又化腐为奇。前后相去,何啻天渊?
瀛奎律髓汇评》:纪昀:全以鲜脆胜,三、四如画。[3] 

柳州峒氓作者简介

编辑
柳宗元像 柳宗元像
柳宗元(773—819),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字子厚,河东解(今山西运城西)人。世称“柳河东”。贞元进士,授校书郎,调蓝田尉,升监察御史里行。与刘禹锡等参加主张改革的王叔文集团,任礼部员外郎。失败后,被贬为永州司马。后迁柳州刺史,故又称“柳柳州”。与韩愈倡导古文运动,同被列入“唐宋八大家”,并称“韩柳”。散文峭拔矫健,说理透彻。山水游记多有寄托,尤为有名。寓言笔锋犀利,诗风清峭幽远。著有《河东先生集》。[5] 
参考资料
  • 1.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871
  • 2.    王松龄 杨立扬 等.柳宗元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39-40
  • 3.    柳州峒氓(唐·柳宗元)  .搜韵网[引用日期2014-12-14]
  • 4.    周啸天 等.唐诗鉴赏辞典补编.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1990:524-526
  • 5.    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406
词条标签:
韵文 柳宗元 文学 文化 唐诗